当前位置:首页> 正文:年中盘点丨关店潮来临、融资额60亿元、平台连锁加盟升温……后市场主角正在脱颖而出?

年中盘点丨关店潮来临、融资额60亿元、平台连锁加盟升温……后市场主角正在脱颖而出?

2020/7/13 11:07:37 ac汽车 原创

从2018年以来的TOP10事件对比可以看出,汽车后市场加速洗牌,似乎让主角越来越清晰。

年中盘点

2020过半,年初的疫情如同一层迷雾,一时间迷住了大家的双眼。随着迷雾渐渐散去,回顾这半年来的时光,才惊觉汽车后市场又经历了很多事件。

在这些事件中,AC汽车挑选最有代表性的十个,逐一分析总结并探究事实背后暗藏的趋势。以疫情为中心向外扩散,我们发现主动或被动因素下,整个汽车后市场变化在加剧,洗牌在提速。

一方面,转让潮比往年来得更为猛烈,这一现象在维修门店、汽配经销商、4S店等业态中非常明显。而汽车后市场本就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为淘汰加速创造天然条件。

另一方面,平台型企业主动寻求变化,要么打破原有边界,要么实现转型突破。汽配供应链平台在持续融资的背景下开辟第二赛道,大型维修连锁则普遍开放加盟模式。目的都是为了逆势中占据市场份额。

新玩家开疆僻壤,旧玩家撤离行业,汽车后市场的洗牌从未如此迅速。而主角似乎也越来越清晰。

年中盘点

过去两年TOP 10事件对比

01、疫情影响下,关店潮来临

疫情是上半年绕不过去的话题。

初期,复工复产是各行各业的重心,相比于餐饮、旅游等行业,汽车后市场相对幸运,汽修汽配等领域的企业均在三月实现复工。与此同时,随着疫情缓解,出行需求释放,生意慢慢好转。

饶是如此,整个行业的生意情况明显下滑。在AC汽车发起的一项调研中,在汽修领域,44%的维修门店反映上半年总营收同比去年明显减少,29%的维修门店小幅下滑,稳步增长的只占11%。进厂台次呈现类似情况。即便是疫情稳定后,45%的门店反映业务仍然同比下滑,29%的门店持平,增长门店只占26%。

在汽配领域,34%的汽配经销商反映上半年总营收同比去年明显减少,24%的经销商小幅下滑,稳步增长的占21%。疫情稳定后,37%的汽配经销商业务仍然同比下滑,同时也有32%的汽配经销商迎来业务上涨。

在长时间无法复工,营业收入同比下滑,各种成本难以分摊的情况下,转让潮和关店潮不可避免。第一季度有超过上万家维修门店挂出转让信息,AC汽车专栏作者宋全业曾表示:“今年见到很多老前辈主动退出市场,也有连锁体系在寻求转让或者择机关店。这说明坚持或放弃已经不是前瞻性讨论,而是当下的选择之一。”

在汽配领域,受现金流和库存压力,不少行业人士预计,到下半年会有一批汽配经销商被并购或直接退出行业,这其中,以批发为主的经销商和全车件经销商的现金流问题可能最为突出。

在关店潮的背景下,整个行业不可避免地迎来加速洗牌,一是过剩产能被稀释,二是部分传统玩家选择加入汽修汽配连锁体系,三是头部企业可能借此契机做大做强。

02、融资放缓,部分赛道被看好

据AC汽车统计,2019年全年,在汽车后市场有35家企业完成41起融资。但相比于2018年已经出现融资放缓的迹象。到2020年上半年,资本市场进一步遇冷。

根据公开信息,今年上半年汽车后市场主要有11家公司完成融资,按照公开信息统计,融资总额超过60亿元人民币。

年中盘点

上半年狭义汽车后市场主要融资事件

相比于过去两年,今年上半年的融资数量明显下降。

但也可以看到,汽配供应链领域的几家企业在资本市场尤为活跃,例如三头六臂和开思持续拿钱,好美特和油滴则是第一次走入资本市场。

一位投资人认为,目前投资风向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渠道B2B供应链的机会更大,这在汽车后市场尤为明显,也是汽配供应链持续融资的底层逻辑。

头部平台持续融资推动产业集中化,中小企业向大平台靠拢,这也是一个洗牌过程。

03、汽配供应链玩家主动求变

汽配行业在转型,这是过去几年自上而下的大趋势,上半年我们看到几个典型案例。

在汽配供应链领域,新康众在3月正式启动“好快全汽配连锁”品牌合作体系,并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这一全新汽配连锁品牌。不同于一直坚持的直营模式,好快全定位加盟模式,并深入三四五线城市,满足下沉级市场的配件需求。

巴图鲁和一山汽配在4月正式启动全车件加盟招商项目,面向三四线市场,以中心仓+批发平台+外调货三种货源渠道相结合。

开思在构建线上能力的同时,也在拓宽边界发展线下基础能力,小马物流就是边界性产物。特别是在疫情期间,小马物流发挥了支持作用,为客户完成配件交付服务。

上游品牌商也在发力。2月,由美孚、美孚经销商投资公司孚筱、腾讯、途虎四方组建的合资公司孚创正式成立,孚创将原有130余家经销商整合成40家核心经销商,推动渠道变革。汽配经销商的变化呈现分化状态,一是在上游品牌商的主导下向服务商转型,二是加入汽配供应链平台或汽配联盟。

终局前夕,汽配行业的暗流涌动变得越来越激烈。

04、维修连锁纷纷启动加盟

维修连锁的风向变了,从原来的直营、合营、认证,到今年上半年集中性启动加盟,轻模式似乎成为共识。

首先是天猫养车,在今年2月正式面向江浙沪三地发布招商政策,同时开启全国报名通道。据了解,截止4月有超过400家维修门店向天猫养车提交了加盟意向金。

紧随其后的是瓜子养车,在3月面向全国启动招商加盟。事实上,瓜子养车一直以直营模式拓展市场,从2019年初推出首家直营店开始,到最高峰时全国布局156家直营门店,但2020年初门店数量缩减至70余家,显然直营模式遭遇挑战,加盟模式更为现实。

苏宁汽车则是在2020年战略发布会上对外宣布,将在2020年推进500家苏宁车管家线下服务门店,均是授权加盟模式,而非此前的合营模式。据了解,苏宁汽车不直接接受维修门店加盟,而是利用区域战略合作伙伴发展加盟店,例如上海车车翔就是苏宁汽车代理商之一,负责加盟招商事宜。

除此之外,京车会门店已经突破1000家,凸显了加盟模式的速度。

在“站队”从概念成为现实的时候,市场上这么多加盟模式已然成为整合维修门店的助推器。但是加盟模式需要解决门店最迫切的流量问题,帮助门店带来更多客户,提高营收,这才是最硬核的层面。这条路要走通还需一段时间。

05、从保养大战打到质保大战

汽修行业生意惨淡,但一点不妨碍郑州保养大战上演新戏码,这次的主角是途虎。

两年前,中鑫之宝、百顺、兔师傅等纷纷加入保养大战战局,彼时半合成机油小保养价格最低被压缩到148元,如今,途虎把全合成机油小保养价格进一步下探到58元,引起不小的行业震动。

针对途虎的动作,郑州其他几大玩家也不甘于人后。

首先是兔师傅在5月的周年庆上公布“质保十年”新战略,“与兔师傅签约十年质保协议并且按照兔师傅的保养标准在兔师傅门店保养,若后期发动机出现问题,将参照原厂赔付标准,质保周期为10年或30万公里”。

随后是中鑫之宝,在周年庆上发布“精准保养,终身质保”的服务,“在中鑫之宝直营店面按中鑫之宝维保要求连续进行保养的客户,因机油导致的发动机故障进行免费维修。”

面对兔师傅和中鑫之宝的夹击,途虎迅速回应,在6月底推出“10年发动机,变速箱质保”项目,在途虎养车工场店做一次小保养,就能免费开启“发动机总成”质保服务,换一次变速箱油就能免费开启“变速箱总成”质保服务。

面对这种针锋相对的现象,有行业人士直言,“保养大战的尽头,很可能是一场淘汰大战。”

06、保险赔付率下降,利润大增

上半年保险公司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受益方之一。

数据显示,1-4月全行业车险利润同比增长35倍,利润同比增加100多亿。受疫情影响,各种车辆大部分基本处在停驶状态,赔付率大幅下降。有的保险公司今年1-4月车险赔付率,从去年的48%下降到了今年的38%,下降了10%。

此外,几个车险相关动态也值得关注。

一是银保监会发函,要求到2022年车险、农险、信用保证险、短期意健险等业务的线上化要达到80%。

二是北京开展车险投保人实名缴费工作,要求保险公司在收取保险费时,应核对付款账户信息的真实性,确保付款账户信息与投保人一致。

三是,途虎在6月收购北京盛唐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加速车险产品与维修服务的融合进程。

有行业人士认为,随着车险线上化深入,以及平台型公司融入车险业务,车险中间商的生存空间将进一步被压缩。

07、新车销量断崖式下滑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

年中盘点

1-5月乘用车销量

1-5月,乘用车销售610.9万辆,同比下降27.4%。尽管各地相继出台刺激汽车消费政策,但新车销量不可避免地迎来断崖式下滑。

随着新车销量下滑,销量惨淡的汽车品牌不得不退出中国市场,雷诺就是典型。

今年1、2月雷诺在国内产量为0,销量仅为221辆,因此东风雷诺宣布股东双方进行重组,法国雷诺将其持有的东风雷诺50%股权转让给东风集团,东风雷诺停止雷诺品牌相关业务活动。这意味着雷诺退出了中国市场。

在此之前,铃木、DS已经退出了中国市场。主机厂之间的洗牌风暴也在默默酝酿。

08、4S体系送保养,促进客户回流

新车销量断崖式下滑,4S店面临严酷的困境。

售前不给力,售后想办法。为了将客户锁定在4S体系,送保养成为常见的营销方式。AC汽车梳理了一份今年3-6月主机厂赠送保养清单:

年中盘点

4S体系保养赠送清单

从上表看到,“XX年免费保养”、“XX年不限次数保养”,甚至“终身免费保养”已经是新车销售时的常见营销手法。整个行业对保养从盈利项目变成集客留客手段基本达成共识。

过去几年,从百强汽车经销商集团的年报看到,4S店的售后营收占比越来越高,主动和独立售后抢生意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在4S体系加大赠送保养力度的背景下,独立售后门店的日子只会越来越难。

09、造车新势力死亡名单

汽车品牌、汽车经销商、汽配经销商和独立售后门店都在慢慢退场,造车新势力也不能逃脱命运。

年中盘点

造车新势力死亡名单

6月底,一张造车新势力死亡名单在朋友圈流行,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红色叉号仿佛是对梦想无情的巴掌。

这其中,拜腾中国内地业务从今年7月1日起暂停运营;奇点汽车母公司智车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从5月28日起成为被执行人,约8703万元的股权数额被冻结;游侠汽车被爆自建工厂停摆,研究院也已解散。

从2019年开始资本已经进入寒冬,2020年初的疫情让现状更为冷峻,一直以来依靠融资支撑的造车新势力,在迟迟难以量产,无法自我造血的情况下,一旦资本被切断,被淘汰是迟早的事情。

另外,特斯拉在中国实现量产,也给国内的造车新势力造成冲击,这一冲击似乎更为致命。后面还有多少新势力被洗牌出局,仍有待观察。

10、环保督查重启

疫情严酷,生意下滑,但环保督查一刻不放松。

5月底,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表示:今年还会启动第二轮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主要是围绕老百姓反映的周围、身边的突出生态环境问题以及污染防止攻坚战各项重点任务的落实情况开展。

据了解,为减少VOCs的排放,各省市出台了一系列防治措施,如严禁白天作业;错时错峰生产;全部使用水性漆(涂料);安装废气收集;实施“一厂一策”治理等等。

针对汽修行业,陕西西咸新区要求使用低VOCs含量的涂料和清洗剂;重庆沙坪坝要求全区37家有喷涂工艺的汽修店将不得在12:00-19:00期间进行喷涂作业;云南普洱要求建成区内的汽车维修行业(4S店)停止喷涂、晾置、烤漆等经营活动。

上海也从5月1日起正式实行《上海市与污水处理条例》,要求从事汽车清洗活动的商家办理排水许可证,所有洗车废水必须收集达标排放。

北京规定从7月1日起,将原由生态环境部门行使的大气、噪声污染防治方面的部分行政处罚权,下放到街道、乡镇行使处罚权。也就是说,北京市的汽修行业涉VOCs废气污染违法行为的执法查处由街道办事处正式“上岗”。

维修行业逐渐落实备案制,从“事前准入”到“事中事后”监管,宽进严查,对维修门店来讲,是机遇,也是淘汰赛的开始。

今日头条

全球汽车及服务领域人才、信息、资源中心

媒体合作

合作伙伴

@2014-2018 上海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1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