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正文:2020年补贴正式实施 新能源汽车迎来“拐点”

2020年补贴正式实施 新能源汽车迎来“拐点”

2020/7/31 9:46:57 黑船来航 原创

随着行业整合的力度的不断扩大,新能源汽车将迎来全新的“篇章”。

新能源汽车,政策

作者 | 黑船来航

出处 | AC汽车

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7月23日,《四部委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以下简称:2020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或“2020年补贴”)过渡期正式结束,揭开了新能源汽车2020年补贴的“大幕”。

同先前轮次的“国补”相比,退补仍然持续。以2019年补贴为基准,2020年-2022年,补贴标准分别在上一年基础上退坡10%、20%、30%。最高补贴金额下降至22500元,结合各个地方陆续公布的补贴方案,新能源汽车购车综合补贴已跌破“3万”元大关。

从车辆来看,首次设置“售价”门槛,入选车型的新车指导价不得高于(不含)30万元;技术里程门槛方面,纯电动车从上一阶段的250KM拉升到300KM。插电式混动仍保持大于等于50公里的入围标准。

对于补贴力度下滑、入选门槛提升,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张永伟认为,这个政策对整个行业来讲是利好的。补贴政策是国家当前扶持新能源汽车的过渡性措施,最终还是会完全退出。目的是让市场在产业发展中起到更加完全和决定性的作用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对于“2020年补贴”同样表示认可,他认为:设立30万最高售价,对于新能源车的发展有很好的促进作用。前期部分高端的新能源车,比如说宝马5系的插电混动和特斯拉纯电动等国产车型价格偏高,并不属于普通促进消费的领域,如果强行补贴带来的补贴的效率偏低,不利于加速推动新能源车与传统车的价格并轨。

补贴力度“每况愈下”;入选门槛“逐年提升”;行业竞争逐步加剧;融资难度越来越大,已然成为2020年新能源车企的共识。一轮又一轮政策的实施,舆论一次又一次的关注,车企一波又一波的活动将新能源汽车推向了历史的高点。巅峰既是机遇,同样面临挑战,新能源汽车的“拐点”已“哗然”而至。

拐点一

打破“限购”销量,才能主导市场

根据工信部最新数据统计(截止2020年7月23日),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规模全球领先,产销量连续五年位居世界首位,累计推广的新能源汽车超过了450万辆,占全球的50%以上。结合《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中所披露的销量要求:到了2025年,新能源汽车要占到全年汽车总销量的20%。

新能源汽车,政策

但着眼汽车零售端,以乡镇市场为主要执业地的二网车商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二网车商赵硕(化名)认为,新能源汽车主要消费市场是“限购”地区。相比起“少则三五万(杭州、深圳),多则八九万(上海)”的车牌成本而言,消费者对于车辆品牌及性能的要求就置于后位。

新能源汽车,政策

根据中金公司的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限牌城市与非限牌地区新能源汽车销量比为49:51;仅今年6月,上海、深圳、广州、天津、杭州(以上均为限牌城市)新能源汽车销量占当月全国销量的30%。结合此前销量区域对比,“五五开”的销量局面已经区域稳定。

“汽车的销量是‘产品+服务’共同决定,燃油车最高频服务是加油设施;新能源则是充电站。”分析人士表示,仅就充电设施而言,全国呈现出区域性集中现象:江苏、北京、上海、广东等10省市建设的公共充电基础设施占比高达74.7%,主要分布在城市市区以及高速服务区,限购城市市区及周边建设比例更为居中;农村地区和国省道沿线依旧是公共充电设施的“投设盲区”。

对此,三部委在7月14日开启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入选的16款车型中至少10款补贴前售价在8万以下,而6-8万的车价正是“农村汽车市场”最为集中的价格区间,各个参与企业再给予2000-20000元不等的购车补贴。

“国家搭台,企业唱戏”。政策实际扶植逐步降低;产品的好坏越来越依靠市场的“自然选择”。从消费市场的角度,国家帮助车企打破限购区域限制;而车辆的产品力,则需要车企充分发挥真正的“硬实力”。

拐点二

融资难度剧增 两极分化下新势力的“生与死”

2014年,在补贴政策的大力推进下,以新能源汽车为创业“主场”的造车新势力在汽车领域刮起了一阵“融资飓风”。随着补贴力度的不断扩大,资本市场的持续火热,汽车新势力企业峰值达到49家。一名投资人士表示:“资本对于汽车行业的理解就是‘技术与概念’。技术是核心竞争力,我会ok(意为:投资);概念是行业风口,我也ok。”

当补贴的力度从原先的6万下降至如今的2.25万;“双积分”政策的影响越发加深。投资人逐渐明白:造车的核心是技术;卖车的核心是市场匹配;市场的规模来自渠道的配位。失去了融资又缺乏产品的“新势力们”没能让梦想“窒息”,创始人“身在海外不得归”境遇最终让该品牌陷入“重组”的命运。

新能源汽车,政策

命运多舛的拜腾汽车,在“烧光”84亿后,海外公司面临破产境遇;而另一家新势力赛麟汽车在“消耗”了59亿后,最终落得分公司被查封,员工讨薪无望的境地。面对破产的局面,这类企业仍不断寻找“重组”或“再融资”的可能。一位专注于公司并购的张姓律师解释:“如果宣布破产,创始人可能面临更加严重的法律后果。与其拖延寻求重组,还能对投资人的损失做最后的尝试。”

一面是新势力末尾的“哀嚎”,另一面是新势力头部的“凯歌”,“跑出来”的新势力们迅速集结成第一梯队,“热潮”褪去后,资本仍然偏爱有加(仅统计2020年1月1日后公开渠道披露的融资情况):4月29日,蔚来宣布“70亿战略投资协议”的签订,投资人中不乏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国投招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国字号”企业;6月24日,理想D轮5.5亿美元融资落实,仅美团一家实现5亿美元的领投;7月20日,小鹏汽车5亿美元的C+轮融资宣告完成。

第一梯队的销量表现,同样配得上资本市场的青睐。今年上半年,新势力四巨头分别完成14169台(蔚来)、9666台(理想)、7686台(威马)、4689台(小鹏),总计36210台,占新能源整体半年销量(43.84万)8.26%。这样的数据即使对比整个行业,同样值得夸耀。

资本渐渐明白,新能源汽车是一项即:技术、人脉、营销、理念、品牌等多领域的聚合型行业,绝非几张精致的PPT就能收获成功;脱离了金主的“造梦先生”们提前被时代的浪潮推向行业的风口,惨烈的“大逃杀”之后,留下的人引导未来新能源汽车的走向,出局者黯然离场。

拐点三

门槛高,力度减 政策将行业交还市场

(本节不讨论地方补贴)

补贴力度的逐年降低;技术门槛的逐年升高,自2015后成为新能源汽车政策的制定实施方略。正如文章开头张永伟所言,政策是过渡性的。新能源企业步入正轨后,其“存亡”应该有市场决定。

根据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来看,纯电乘用车续航里程的入选标准为100公里;到了2018年,最低标准提高到150公里;2019年随着头部企业的技术升级,最低标准提高到250公里。要知道在2017年,250公里的续航里程可以获得4.4万元国家补贴。

新能源汽车,政策

参考上图不难得出,新能源汽车已经越来越不需要国家“操心”。

值得注意的是,2020版补贴中首次设置“30万元以下”的售价限制。车商赵硕(化名)告诉AC汽车,设立最高售价的意义,是为了让补贴更好的发放给真正有需求的消费者,尽可能带动行业的整体升级。“试想一下,有购买30万元以上价格车辆的人,还能申领到2万补贴。似乎与制度制定的初衷有些不符吧?”

回归技术门槛,续航里程的逐年提升,使得国内新能源汽车续航始终走在世界前列。纵览全球纯电动汽车市场,头部企业中除特斯拉外,几乎均被国内企业占据。门槛的设立,使得相关汽车“被动”加快研发的投入。结合“2020年-2022年,补贴标准分别在上一年基础上退坡10%、20%、30%。”这一政策,国家正逐步将行业“还给”市场。

FinX科技主编李启跃表示,2020年是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整合年”,其意义在于资源的集中,优化优势企业的生存空间。无论国家政策、资方投资行为、消费者选买行为、渠道建设等,都由此前的主动干预变为了市场选择。

车企也好,产品也罢。三大“拐点”纠正了新能源汽车发展之路上出现的“错误”,释放了新一轮行业增量的信号。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共售出39.3万台,占乘用车总销量4.98%,仍有很大的市场空间。随着行业整合的力度的不断扩大,新能源汽车将迎来全新的“篇章”。

参考资料:

《聚焦新能源,电动汽车百人会召开媒体沟通会》  第一电动汽车网

中金公司数据来源 萝卜投资

今日头条

全球汽车及服务领域人才、信息、资源中心

媒体合作

合作伙伴

@2014-2018 上海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1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