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正文:【AC直播】圆桌:共建事故车维修产业链难在哪里&如何突破?

【AC直播】圆桌:共建事故车维修产业链难在哪里&如何突破?

2018/11/27 16:31:37 AC汽车 AC汽车

只有在数据打通,标准化建立的情况下,我们的高效和互信才有价值。

邦邦汽服,明觉科技,铂勒养车,和谐汽车 

美国当地时间12月5日,两大事故车维修连锁企业Caliber Collision和Abra Auto Body Repair of America宣布合并。有业内人士称美国事故车维修市场将更为集中化。

反观中国市场,事故车维修连锁的发展一直不温不火,在过去几年的发展过程中,事故车维修连锁遇到了哪些问题?未来又将如何突破?

在AC汽车主办瓦尔塔冠名的“2018第三届中国汽车后市场连锁发展论坛”上,铂勒养车CEO 杨永刚、明觉科技创始人兼CEO 周凯、亚太汽车认证零部件联盟-华诚认证中心新业务部长王晨阳、邦邦汽服运营副总裁化晓东、和谐汽车保险总监陈翼、3M汽车售后事业部华东区销售总监程伟就“共建事故车维修产业链难在哪里&如何突破?”展开圆桌讨论。

以下是圆桌实录:

AC汽车陈海生:事故车维修连锁的难点在哪里?

铂勒养车杨永刚:我们在过去十年犯了一些错误,对事故车的理解困于业态,包括4S店做事故车的时候,认为前面是维修,后面是钣喷。我最近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认为这是两个生意。

维修的商业本质B2C,事故车是B2B的生意,这有本质区别。B2C可以定位、定价、服务,获得全方位立体的客户。而事故车,因为是B2B,需要研究B端的需求,就是保险公司。

和谐汽车陈翼:从事故车业务来看,2010年之前几乎是开一家店赚一家,因为那个时候主机厂在很多城市的布局仅是1-2家店。在河南,2010年之前宝马品牌只有我们一家,整个4S店的量自然外溢,对维修厂而言很好做。现在郑州宝马品牌有10家店,我们很难生存,4S店本身就吃不饱,他们和我们竞争的话,我们各方面处于劣势,这就是现状。

AC汽车陈海生:保险公司如何选择4S店和独立售后?

邦邦汽服化晓东:在供应链的角度,邦邦汽服的客户是维修终端,我们成立时是人保集团和其他产业参与,是人保集团布局后市场的战略之一,由于保险属性和基因,我们以事故车为切入点。从保险角度来看,我们做配件供应链要突破配件的供应,除了厂商以外,如何提高供应链效率,这是我们要做的。

AC汽车陈海生:在打造事故车产业链的过程中,需要外部配合什么?

邦邦汽服化晓东:后市场有不成熟的、链条长的问题,我认为这个链条非常稳定,从厂商、代理商、供应商到终端。如果要切入,就要改变利益链条,但是打破原有利益链条很难。这是因为原有链条有很多不标准、不规范的问题。未来要求逐渐规范化,供应链一定是透明化的、短链的,这是个逐步的过程,不会立即颠覆中间环节。难点就是利益链条的重塑。

AC汽车陈海生:亚太汽车认证联盟也在从配件入手规范市场。目前进展如何?需要解决什么问题?

亚太汽车认证零部件联盟王晨阳:第一,各个厂家的OEM数据没有被打通,这是数据标准化问题。

第二,质量标准化问题,我认为质量标准化是通过一种可以被验证的、科学的手段来证明产品质量好,但是很多人的思路可能正好相反,他们更相信顾客的口碑。我们要从前端来证明产品是合格的。

AC汽车陈海生:现在B2B最大的问题是B和B之间互信问题,这能不能通过系统、数据、技术来解决?

明觉科技周凯:分享一个例子,在美国一家排名靠前的分发中心,所有的四层楼大仓库,没有物流企业贴的标签。在中国,好的企业会加入自己的条码进行管理。美方表示,只要购买标准的WMS仓储管理系统,里面自带一套数据。这意味着在市场上流通的配件,不管是主机件还是配套件,不管品质如何,都有专门的公司把数据做好。

延伸到事故车领域,如果做到标准化,不同的初中生,做同样一件事,六个初中生可以做出一个结果,这才有复制扩展的可能性,保险、供应链市场、维修市场才可以连接。

在B2B里面,我相信数据的连接速度更快,毕竟大家是商业主体,每一个B端都有强烈的数据需求,也都在强化自己的数据。只有数据被打通,标准化被建立,高效和互信才有价值。

AC汽车陈海生:目前4S店和独立售后在事故车上的业务量有什么差异性?

3M汽车程伟:现在汽车售后保有量2亿辆,新车年均销售量超过2000万,车龄达到4.5年,维修的需求在增加。

在新车采购端,4S店捆绑了保险,抢走了部分新车业务。现在越来越多的车主转向维修厂,保险针对售后的比重越来越高。

中国车险的产值是7000亿左右,有60多家保险公司经营车险,只有头部几家企业在盈利,总体的承报利润率不足2%。这就迫切要求维修厂降低价格,提高质量。

定损理赔的技术在发展,促进了DRP建设的加快,这里面有三个要求:

  1. 需要定损理赔系统,通过数据定损替代人工定损。

  2. 需要门店管理系统。

  3. 需要配件管理系统,配件可以追溯,库存需要透明化,数据匹配精准。

DRP建设时间比较长,零部件的数据匹配相对较慢。对于维修厂是机遇也是挑战,因为各大平台在扩展,BAT在加入,4S店自建供应链,主机厂、二手车、出行公司加入,维修厂单打独斗是不行的。所以区域的维修厂和全国连锁企业会并存,维修厂可以加入这些企业和他们共生。

但是现在的技术水平和行业质量参差不齐,要守住质量底线,通过精细化运营提高效率,建立诚信透明的服务环境,不断提高员工满意度,这种企业才有更好的未来。

AC汽车陈海生:集中化的突破口和转折点是什么时候? 

明觉科技周凯:监管层希望把保费的中间环节费用给到消费者,4S店的保费在下降,新保费不能覆盖理赔,就带来了压力。保险公司会转移理赔车辆,这就是售后维修的机会,与保险公司沟通,帮助他们降赔,增加理赔效率。

3M汽车程伟:整合这件事情,谁有机会?

第一,保险公司,比如几大保险公司成立联盟,投资维修厂。

第二,连锁企业。以北京为例,五环内不能出现烤漆房,4S店要到六环。但客户在便捷性上有需求。面对B端,要么高效率、低价格,要么有大量的保费,这个时候连锁企业是有优势的,大量的连锁可以放弃在六环内做钣喷生意,认真的研究B2C生意,保费会有一定的量,比如在四五环内有洗车量很大的连锁门店,他们掌握大量的保费,在北京周边开设3-5家钣喷中心。

第三,产业资本,油漆、轮胎领域的已经做出来了,他们有条件降低价格。我建议传统的维修厂,如果不进入大连锁,你的市场份额会越来越萎缩,这不是能力问题,是时代问题。

邦邦汽服化晓东:保险公司去年的配件赔付费用是2000多亿,从需求端来看,集中度足够强,集中化可以做。

现在保险公司不是只为减损,我觉得需要认证件,给车主提供品质和原厂件一样,但是价格低很多的配件,这样才能取得车主的信任。

我们做的认证件要制定品质标准,甚至要高于原厂件;还要制定服务价格,包括维修厂和落地服务商的利益,从前端到后端都受益。这和减损不矛盾,只有认证件在市场上大量推广,才可以解决集中度和成本下降的问题。

明觉科技周凯:坦率来说,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可以单点突破的问题。这里面有一个链条,一个环节拉动所有人是有难度的。

首先,我认为应该协同发展,既然已经形成了大环境,独立变革是很难的。改革不可能从大市场开始,一定从特定区域开始。

第二, 我最近一段时间和保险公司沟通,我总结他们有三个特点:

1)保险公司的速度明显比以前快了,他们在科技的投入,在与行业的合作速度在变快,从内部到外部的合作系统的变化是高速的。

2)开放,现在保险公司在每一个领域都选2-3家合作方,这个开放性以前在保险业没有见到。开放意味着保险在公司的控制力在变强,是分而自治,有能力在单点选择最强的合作方。

3)保险的本质是用车主的钱,将事故车修复到初始状态,如果配件质量更好,修复情况也更好。保险公司是可以调节的,最重要的问题他们不知道怎么调节,从市场上得不到反馈。

综合上面三点,数据和系统可以快速覆盖全国。举一个例子,把一个供应链从北方做到南方是很难,但是一个系统从北方切到南方一键就可以了,所以要从小部分做起。

— END —

今日头条

全球汽车及服务领域人才、信息、资源中心

媒体合作

合作伙伴

@2014-2018 上海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沪ICP备1401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