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正文:奔驰4S店“三无”配件案再调查:正规更换赚8万,违规修理只赚5万,车商为何要冒风险干“傻事”?

奔驰4S店“三无”配件案再调查:正规更换赚8万,违规修理只赚5万,车商为何要冒风险干“傻事”?

2020/8/12 9:26:20 黑船来航 原创

如果保险公司的经营问题得不到解决,奔驰车的零整比仍居高不下。类似“三无”中缸的事件还会层出不穷。

奔驰,保险

作者 | 黑船来航

出处 | AC汽车

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央视一则报道,让奔驰4S店潜藏的维修猫腻,再次暴露在聚光灯下。

奔驰,保险

郑州市民蔡先生所购的奔驰E200 L型轿车于2017年7月遭遇大雨,导致发动机损毁。承保该车的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公司郑州支公司(下称:保险公司或人寿车险)同意予以理赔。

对该车实施道路救援的鹏龙万通奔驰4S店认为:车辆发动机损毁严重,导致缸体破损无法修复,需要更换发动机总成方可修缮,综合维修费用约21万元(其中维修费约19万元)。人寿车险理赔员认为:该4S理赔维修费用过高。多方比对后,终以15.6万元选择郑州汇升奔驰销售有限公司(下称:汇升奔驰)提供维修服务。

在汇升奔驰向鹏龙万通支付1.35万元拆解费后,将车辆拖回店内维修。两个月修缮后,交付给客户蔡先生。

取车使用后的第21天,蔡先生驾驶该车辆时发现水箱温度过高,最终导致抛锚。对此,汇升奔驰认为车主驾驶不当,不想承当责任。

经郑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调查,该车辆维修配件来源系郑州花园汽配公司通过淘宝网购得的“三无产品”。作为配件唯一供应商的奔驰中国从未授权该配件公司进行配件销售,亦不单独提供中缸配件。而蔡先生车辆所更换的是一个老款通用配件,4S店为了逃避溯源、顺利获得理赔,对缸体编号进行了篡改。

2019年4月,市场监管局对汇升奔驰做出没收违法所得20443.11元,并处以十倍违法所得20余万元的罚款。

奔驰,保险

同年10月18日,郑州二七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汇升奔驰退还蔡先生43650.01元维修费;同时赔偿3倍维修费用130950.03元。

汇升奔驰为假冒配件维修行为,前后付出了约42万元的代价。作为厂家授权的4S店,汇升奔驰为何不按照厂家要求,采用原厂件合规维修?通过“掺假”维修能赚取更高的“暴利”,足以让他们铤而走险吗?

01

正规维修赚7万 违规修理赚5万

根据郑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数据,这起事件中奔驰4S店的原厂配件综合维修利润率约为46%(含:“三无”配件利润)。部分熟悉奔驰维修业务的车商认为,奔驰4S店维修利润率一般在40%左右。

按照上述车商说法,提供合规维修的奔驰4S店可以赚取7.6万元左右(按维修价19万×维修利润40%计算)。

这起事件中,汇升奔驰4S店向车主提供的“三无”中缸维修获利为24428元(售价43650元),加上其他维修费用所产生的44940元((156000-43650)×0.4)利润,总共获利约为69368元,扣除支付给“道路救援”提供方的1.35万元拆解费后,综合利润仅5.5万元左右。

这不禁让人疑惑,汇升奔驰冒着被罚“42万元”的风险实施违规维修,竟比合规维修少获得2万元利润。这样行为的背后,真正的原因究竟如何?

02

“三无”配件降成本 保险公司来搭线

奔驰方面向郑州市场监管理局的《回函》中,对该车维修进行了官方解释:本车系涉水导致发动机损毁,需要更换发动机总成;厂家不提供单独的中缸配件。

奔驰,保险

涉事的汇升奔驰4S店总经理刘大勇曾对央视表示:4S店按照保险公司提供的卖家信息,向郑州市花园汽配公司(下称:花园汽配)实施采购,最终通过关联公司郑州汇鹏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系同一法人代表的4S店),以19222元的价格回购至汇升奔驰。基于此,得出一份总价15.6万元的维修报价单。

对此,多年专注保险理赔领域的自媒体A6工作室创始人魏然给出了如下解释:

1、对于汇升奔驰4S店而言,支付给上一家奔驰4S店1.35万元所谓的“拆解费”,获得可期利润5万余元的维修客户是正常市场行为。

在不存在违规的情况下,4S店通过三方渠道承担一定的获客成本,取得一名客户是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试想一下,如果不降低利润吸引客户,这位蔡先生大概率不会成为汇升4S店的客户。

2、对于重大事故的车辆维修,在征得客户同意的前提之下,保险公司推荐有业务合作关系的4S店,也是一个普遍做法。

作为业务合作关系的4S店,在维修报价上,也会提供一个价格更低的报价方案。“车商渠道”作为车险业务一个重要的业务来源,保险公司历来十分重视,通过长期的“送修换保费”合作方式,保险公司与合作4S店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

因此,保险公司的赔付原则无外乎两点:

1、保证维修品质的情况下,选择报价较低的服务方。

2、优先选择合作伙伴送修。

显然,汇升奔驰4S店同时符合这两点特征。

本案中保险公司相关人员向涉事4S店提供“三无”配件货源,理赔人员在车辆维修后的“复勘环节”同样出现纰漏,更不存在制止这一行为的发生。至于车主蔡先生,并非专业汽车维修人士,对于奔驰汽车发动机维修的技术要求与操作细则无法具体判断,只能对维修结果进行主观性认定。在保险理赔人员提出:更换发动机总成维修价格过高,可以通过采购并更换中缸实现修缮,并给予消费者承诺、帮助协调后,车主才默认了这一更换维修公司的行为。

不难看出,不惜铤而走险硬生生降低5.4万元(21万-15.6万)维修费的授意者是保险公司。而汇升奔驰为了获取客户,配合保险公司最终实施了这一系列本不该发生的事件。

而这一切的背后,和历次保险费改、保险公司努力降低理赔成本的压力密不可分。

03

四次费改保险公司经营成本“越改越高” 奔驰零整比居高不下

近年来,随着保险公司收费的不断改革,新一轮“费改”也随着《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又称:第四次费改)的出台渐渐临近。对于消费者而言,每一轮费改之后,意味着保险权益范围的提升,保险费用的下降。但对保险公司而言,则意味着在客单价降低的同时,承担更多的理赔金额。

一位资深保险从业者曾在AC汽车主办的“2020第三届中国汽车后市场渠道与供应链峰会”中表示:车险理赔中,40%-45%的赔款是与配件相关的,这方面恰恰是保险公司成本消耗最多的地方。

保费进一步下调之后,成本压力变大;增保(指:增加部分保险权益)之后,赔付率也随之上升。在“降价、增保、提质”的要求下,理赔占据的营业支出比例越来越高,保险公司降低理赔成本的压力亦随之增大。

冲突之下,早在2014年4月,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和中国汽车维修行业协会(下称:两协会)首次提出“零整比”这一概念,通过整车零配件零售总价与整车指导价占比,确定各个车型的维修成本。

奔驰,保险

从两协会发布的2019年零整比数据来看,该榜单前五名中奔驰“斩获”三席:奔驰C级零整比835.29%(第一);奔驰GLC零整比639.08%(第三);奔驰E级零整比624.33%(第五)。一位保险从业人员表示:实际理赔中,奔驰零整比或高于1200%。

为了解本案车型真实的维修费用,AC汽车以更换“奔驰2016款 E200L(指导价:43.68万)发动机总成”为由,先后致电6家位于上海、郑州的梅赛德斯奔驰授权经销商。上述商家给出的维修总价最低20万,最高21.4万元。据此计算,奔驰发动机占比约为47%(发动机总成维修价均价÷指导价)。

一位多年从事二手车整备业务的人士表示:BBA常见车型的发动机占新车售价比大约为45%左右;主流合资车型亦保持在30%以上。

此案中,郑州市市场监管局根据蔡先生车辆维修单调查后得出的数据,亦能佐证奔驰维修价格高昂:

奔驰,保险

相关车型的气缸盖密封垫采购价550.67元,售价901.10元,利润约350.43元,利润率63%;喷油嘴进价104.2元,售价152.24元,利润47.04元,利润率46%;整个发动机维修工单中,平均零配件利润达46%,最高利润品类约为77%。而三无“中缸”的利润高达127%。

河南车商赵硕(化名)表示,整个4S体系维修领域,经销商零配件利润约固定在25%左右,主要依靠人工费赚取更多收入;主机厂的利润则来自零配件交易,部分品类利润可达100%以上。

因此,主机厂为获得持久稳定的营收,部分品牌力强、市场认可度高的品牌往往向4S店投放事故车维修品类总成配件,不愿意投放单一品类配件。因为前者综合毛利远高于后者,在设定“禁止外采、不可使用拆车件”等条件加以限制,就可形成稳定的利润来源。

至此,涉事保险公司希望通过降低赔付成本,授意汇升奔驰4S店违规外采“三无”中缸配件为客户维修,以此实现降低维修费用的目的;而4S店,为了从同行手中“抢客户”,顶着违规的风险,为车主提供了本不应出现的服务。

如果保险公司的经营问题得不到解决,奔驰车的零整比仍居高不下。类似“三无”中缸的事件还会层出不穷。

蔡先生是幸运的,历时两年的维修纠纷最终得以成功解决;蔡先生是不幸的,遵守了维修流程,却陷入了维修“欺诈”。对话协商未果,只能通过公力救济获得利益保全;本应保全消费者维修利益保险公司,不但没能坚守本分,反倒成了“三无”产品的销售信息的提供方。当初双方签订承包协议事的热情,又有几分真诚呢?

以小见大,蔡先生的个案背后的“回音”,或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振聋发聩。

今日头条

全球汽车及服务领域人才、信息、资源中心

媒体合作

合作伙伴

@2014-2018 上海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1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