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正文:排水许可证强制办理后,汽修门店都有什么话说?

排水许可证强制办理后,汽修门店都有什么话说?

2020/5/22 9:48:20 老白 原创

洗车排水许可证强制办理,汽修门店已避无可避,只剩非此即彼的选择。

排水许可证

“五一”节前,上海宣布,要在节后正式实行《上海市排水与污水处理条例》。

据AC汽车了解,目前,虹口区的门店已接到口头通知;静安区的汽修门店已收到告知书;嘉定区的摸排工作也在有序进行,嘉定区水务业务受理窗口的工作人员表示,虽然没有截止时间,符合条件的门店应需尽快办证,否则排查上门会很麻烦。

排水许可证

 ▲嘉定区正进行门店排水摸排工作

正如AC汽车在上篇《上海洗车店“五一”起强制办理排水许可证,洗车行业迎来洗牌?》中所说,汽车保有量的爆发式增长,针对后市场的环保政策愈加趋于严格,前有钣金喷漆,后有洗车排水。

有老板表示,虽然一、二线城市加强监管,地方政府也会突击检查,但门店配合整改,适时关停相关业务,待风头过去继续营业,影响并不会很大。

而此次上海率先将“洗车排水与污水”进行明文规定,并展开相关管控,再一次验证了政府对治理污染的决心。

汽修门店避无可避,只剩非此即彼的选择,是一劳永逸又或是黯然离场。

有行业相关人士直言,雾霾治理已成常态化,接下来的2020-2025年重点会是水污染治理,对后市场门店的影响可与2017年环评风暴相提并论。

环保大幕又一次拉开,我们且看《条例》实行后,后续情况怎样?门店有哪些声音?

01、会否从一线城市向外蔓延?

据相关数据统计,上海目前洗车场(站)超过2000家,其中普遍存在占道洗车、洗车和场地冲洗废水接入雨水管道等问题。而《条例》的实施,就是要有效约束这些排污行为。

第一是雨水和污水要分流,第二是污水要经过尘沙和隔油的处理才能排放。

其中,小区内部街道或者商场地库合规性更高,而很多园区和街边洗美门店只有雨水管道,有心整改也无法合规,就只能搬迁或者不做洗车业务。

更重要的是,在有污水和雨水管道的硬性条件下,还要花费2-5万做排水沉淀池和排水专用监测井,对门店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上海宝山区一家驰加门店的老板表示,因为疫情冲击,附近已经有门店在转让,转让费20-80万不等。再加上洗车排水证的重压,下半年会有更多的门店倒下。目前,周边已经有几家单店受到了影响。

南京一家连锁门店认为,上海《条例》非常有可能会波及到江浙周边地区,目前门店已经提前在做合规的准备了。

常熟一家豪华车专修的门店老板说,江苏县级地区对“危废”资质的要求较为严格,洗车排水证的检查稍显宽松。

再往北,山东烟台的一家门店老板透露,目前该地区门店的环评资质办理得并不多,都在等具体政策再进行整改。

北京酷车行的老板表示,北京门店前期的环保要求高,必须要有污水管道,否则办不下来营业执照。而且将防冻液或者洗车液体倒入雨水管道,将被环保局重罚。

虽然目前北京还没有听到强制办理排水证的风声,但从一开始就合规的酷车行并不担心。但对占门店产值40%洗车业务,就算经营成本上升,酷车行表示也会进行积极整改。

也就是说,目前环保政策趋严的地区是一线城市,但风暴会逐步向二三四线城市蔓延,已经是不争的共识。

受此影响,符合排水条件的洗车门店,尚且可以选择整改;否则,搬迁、关停、放弃洗车业务,就是最明显的结局。

02、洗车还仅仅为门店引流吗?

“如果因此出现关店潮,市场上洗车服务产能下降,涨价势在必行。”一车一库的老板夏伟荣直言,“再加上考虑洗车利润,涨价几乎是每个门店的必定做出的选择。”

一车一酷目前是采用会员制,已经充值的会员将按照约定,继续享受25元/次的服务价格。接下来将会调整会员价格,调整幅度或与市场价格同步。

苏友快修运营总监宗玉彬表示,门店针对会员洗车价格,小轿车30元/次,非会员的价格要高出10元,甚至部分门店仅对会员开放。

在此基础上再次涨价,洗车费用或可达到50-60元,这还是普洗的价格。

洗车业务被后市场一直看作是“刚需、高频”的引流项目,本就成本重、利润低、产值不高,如今再箍上一道排水许可证的枷锁,市场行为也会使得洗车价格上涨。

就如同2017年环评风暴后,油漆改为环保的水性油漆,所以车漆从200-300/面涨到现在400元/面一样。

但这也有好处。宗玉彬认为,汽车后市场还是要以服务为重,价格上涨并不代表能与服务划上等号,合规后的每个洗车门店也都会生意爆满,“洗车洗不干净的门店,还是没生意。”

再加上虎视眈眈的智能洗车借此机会加快线下布局,将对传统门店带来更大的竞争压力。此时,“服务”作为放之后市场皆准的底线,在环保政策的大浪中,才更容易让门店审视自己与别人的差距,从而促使其提高服务标准

那么,洗车还仅仅是门店引流项目吗?

一车一库给出的答案是,其洗车业务的月产值约为2万元,已经可以覆盖房租和部分员工支出。洗车不仅可以作为引流项目精耕细作,还能借助这一次环保政策,将其转化为门店的利润项目。

03、政府能否出手相助?

与政府打交道殊为不易,是每一个亲历者的真实感受。

这次上海强制办理排水许可证的要求来得甚急,门店虽然响应号召,但事实上存在诸多困难。

上海两家连锁门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已经提交排水证申请表格,但对于门店具体需要满足什么条件并不清楚。这很大程度上或会导致申请被退回,后续陷入来回“拉锯”中。

而门店所付出的成本中,很大一部分也会转嫁到车主身上,并不利于商业行为。

百援精养任庆训表示,后市场并不反对环保政策,但令出多头的办证要求让门店疲于应付

洗车企业要办理排水许可证,维保企业要办理废旧电池处理,危废处理、固废处理。对于大多数既有洗车又有维保的门店来说,需要分别办理上述这四个证,因为政府委托的是不同资质的企业承接。

其中,废旧电池处理3000元左右,旧机油格处理1万多元……

信德汽车林甲川进行补充,维修厂办理环评资质需要花费4万多元,办理后需要在3年内,再花费5万元左右办理环评验收,才属于终身有效。

这些是后市场汽修企业直面环保政策时所遇到的难题,因此汽修企业希望政府能否用一个综合处理证收到全效,从而减少权力“寻租”机会,也减少企业的办证难度和成本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环保罚款和环保政策升级,何尝不是政府通过行政手段“劝退”部分汽修企业,从而达到良币驱逐劣币的目的?

所以,后市场的汽修门店为长远发展计,合规才能跨过“生存”这道门槛,成为产业布局中的真正一员。而这中间要付出多少努力,一句冷暖自知足以道尽。

今日头条

全球汽车及服务领域人才、信息、资源中心

媒体合作

合作伙伴

@2014-2018 上海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1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