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正文:疫情下,一个人复工的夫妻店

疫情下,一个人复工的夫妻店

2020/2/20 9:14:46 老白 原创

疫情中的夫妻店“生命力”表现顽强,但当疫情期过后,消费者被越来越透明的价格、以及品牌连锁服务店吸引走,其生存空间是否会被进一步压缩?也是张雪彬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汽后门店

作者 | 老白

出处 | AC汽车

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疫情之下,人人叫苦不迭。

2020年突袭的这只“黑天鹅”,打了大家一个措手不及,各行各业都处于巨大的成本压力之下。这也再次印证了创业道路上亘古不变的道理:风险,无处不在。

汽车后市场也不能例外。一位连锁门店老板告诉AC汽车,因为疫情不能开门营业就意味着没有收入,这时候谁能控制成本,谁才是最大的受益者。其中,夫妻老婆店由于是自雇式,能在最大程度上缩减成本,极大体现出其盛传的“顽强生命力”。

上海庆彬汽车的老板张雪彬接受了采访,作为一个从业17年的技工,汽车修理得心应手;但是作为夫妻老婆店的老板,门店营业计划被打乱,面对尚未明确的疫情控制节点和逐渐增长的固定支出,心中也起了不安的情绪。

他谈到了疫情对门店的损失,周边连锁门店的竞争压力,客户拓展中的优劣势……或许我们能通过他,对夫妻老婆店在面对困难和挑战时,会有一些新的认识。

01 按部就班的开店之路

和大多数的汽车后市场的门店老板一样,张雪彬是汽修工出身,在2003年时进入上海的一家汽修美容店做学徒,学习补胎和美容;后又去了修理厂学习正规的维修技术,2006年“出师”,成为一名真正的技工。

忆起这段岁月,张雪彬感慨说,当时一个修理厂的师傅同时带着很多的徒弟,管得严,学到的东西也多。再加上在那个年代能开得起车子的人非富即贵,生意非常好做,这也让他们心里燃起了更多的希望。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老板的技工也不是好技工。张雪彬在修理厂5年,修理了各种市面上的车型;随后去了4S店,接受相对系统的理论知识培训。2011年,张雪彬认为,开店的时机已经到来。

汽后门店

庆彬汽车作为一家典型的夫妻老婆店,本着男主外女主内的原则,张雪彬与妻子分工明确,维持着门店生意蒸蒸日上。

到目前,门店有3个维修工位,3名工作经验均在两年以上的技工,门店的主要业务涵盖维修快保、钣喷,其他如车险、车检、违章代办、道路救援等。而后者没有硬性技术要求的业务基本上都由老板娘接手,张雪彬笑着说,这可以为门店增加额外的业务收入。

作为一家经营了9年的老店,张雪彬已经积累了一定的固定老客户,包括个人和公司车队,能够保证门店的业务量。但此时周围如果新开一家门店想要与其竞争,要面临越来越高的租房成本和获客成本,压力可想而知,这也使得周围新增单店的数量增长比较缓慢。

张雪彬明白,他要直面的,是互联网兴起下的连锁门店的竞争。

02 与连锁门店的竞争优劣势

在AC汽车的了解中,大部分的连锁门店老板认为,夫妻老婆店有着自己独特的生存之道,并不会轻易地被资本资源颠覆。因为它关乎一个家庭最基本的生计,是最具毅力在夹缝中生存的汽修势力。

西安的一位门店老板说,汽车服务行业的成本主要是由房租和员工工资两部分构成。其中房租视门店大小和地理位置决定;人员由于是自雇制形式,相对较少,工资成本占比低,总体支出成本容易控制。所以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所带来的风险,对它们的影响反而较小。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张雪彬认为,自己的门店在日益势大的连锁门店面前,也颇为艰难。

第一,互联网的盛行,使得汽修配件的价格越来越透明,利润空间被压缩,再加上逐年上调的房租和人工成本,“价格”让夫妻老婆店在竞争中十分被动。

张雪彬曾疑惑地问道,比如途虎轮胎对C端的线上价格,比他们自己供应商的拿货价格更要低,再加上零工时费,途虎门店赚什么钱呢?

第二,连锁门店与保险公司合作,如送的漆面、保养等业务,夫妻老婆店由于资质不够,也无法与其竞争,所以发展这类新客户比较困难。

第三,夫妻老婆店的运营模式固定,凭借客情关系稳定老客户群体。庆彬汽车至今没有做过针对老客户的会员卡业务,也没有做过针对新客户的促销业务,所以新车客户留不住,老客户也会因为地域流动而流失。

好在夫妻老婆店在汽修服务专业度上与连锁门店不会有太大差别,甚至更有优势:比如可以按客户要求上门取车送车,对于很急的维修业务也可以加班加点,工作时效灵活。

张雪彬认为,包括技术服务上贴近客户需求,才是牢牢锁定住老客户的秘诀。

03 疫情下的真实状态

疫情来袭,不能如期复工的连锁门店因为家大业大,成本压力可想而知。夫妻老婆店又是怎样的境况呢?

张雪彬说道,目前庆彬汽车的房租+停车位成本每年18万左右,员工工资每年14万左右,包括吃住、水电,总成本是每年40万。

营收方面,每个月平均在7-8万左右,其中4-6月和10月的业务比较少,属于淡季。此次疫情造成过年后的需求旺季不再,影响持续到6月份,那么上半年度的亏损需要整个年度去填补。张雪彬表示,能做到今年保持营收平衡,就算稳定下来了。

目前,庆彬汽车所在园区已经被允许复工,张雪彬在2月10日打开了店门,一个人值班,做好防疫措施后,接待园区比较急的车队维修业务,其他上店客户几乎没有。

但是,由于平时门店维修的车型较多,不设库房,只备货机油和三滤等;而汽配城还没有复工,手里没有配件,所以也只能对汽车做简单的维修。

张雪彬也强调了自己的担心,虽然已经复工,但是一定要做好门店防疫的各项准备,否则一旦发生感染疫情的情况,会连累整排门店,甚至整个园区,风险很大。

相较于连锁门店吃紧的现金流,庆彬汽车还足以支撑。灵活的成本调控是夫妻老婆店隐藏的实力之一,比如员工在未复工期间停薪,也是可行手段。但张雪彬也忧心停工日久而导致员工流失,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张雪彬表示,疫情带来的损失既成事实,就多要思考疫情过后门店的经营。

首先,庆彬汽车所在的上海闵行区出台了有关房租补助的相关政策,鼓励鼓励房东进行减免。张雪彬分析,目前园区内90%内的门店还没有复工,按照这种情况,减免一个月的房租希望很大。

第二,积极准备汽车消毒业务,一方面为维护与老客户之间的客情关系,另一方面为门店现有阶段增加业务量。

第三,由于买车门槛降低,新车较多;而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成为新驾驶员,返乡后的磕碰情况也会增多,疫情后的钣喷业务会是一个增长点。

第四,庆彬汽车如果再向长远看,张雪彬认为加盟连锁是趋势,所以会考虑开一家精品洗车美容快修快保店,不与现在的维修业务重合,针对中高端人群,在上海地区会有一定的市场。

04 结语

这次疫情就像催化剂,资金链紧张、客户需求下滑、员工难回岗……各种因素将加速门店的淘汰。如果开年的疫情持续影响超过半年,会有多少门店能撑到那个时候?

夫妻店当下成本低、运营灵活,现金流情况良好,并不会造成关门停业的危险。

但是当疫情期过后,消费者被越来越透明的价格、以及品牌连锁服务店吸引走,夫妻店的生存空间是否会被进一步压缩?这也是张雪彬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 END —

今日头条

全球汽车及服务领域人才、信息、资源中心

媒体合作

合作伙伴

@2014-2018 上海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1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