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正文:面临交付大考,造车新势力纷纷患上“拖延症”

面临交付大考,造车新势力纷纷患上“拖延症”

2018/7/4 10:01:29 acqiche

1 “看到这款车,想哭,热泪盈眶,很少有人了解它背后所经历的坎坷、风波甚至磨难。虽然还不是量产车,但我们承诺量产的日子不会太远。”两年前,乐视首款电动汽车LeSEE(超级汽车)高调亮相,贾跃亭几度哽咽说出这句话。 如今,贾跃亭出走美国,乐视汽车则早已淡出人们视线。 事实上,在新造车势力中,除像乐视汽车这样彻底淡出的外,还一些车企则陷入产能不足,无法或延迟交车的泥沼。那么问题来了,他们当年又是如何演绎如期量产、如期交付的“PPT”的?

患上“拖延症”

说到延期交付,蔚来汽车算是首当其冲。2017年12月,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在首款量产车型ES8发布现场宣布,ES8将在2018年4月开始首批交付。但在今年北京车展上,李斌突然话锋一转称,由于产品需要进行安全性检验,ES8将于5月初开始实现交付。 然而,5月都快过完了,也未见蔚来交付新车的消息。直到5月最后一天,蔚来汽车才宣布向首批用户交付了10辆ES8新车,但“首批用户”都是蔚来的员工。 仅交付10辆车,显然不能消除外界对蔚来造车能力的质疑。6月28日,蔚来进行第二批ES8交付,这次交付蔚来称是面向“外部”用户。但NBD汽车了解到,此次交付的“外部”用户中有李斌的妻子和蔚来资本的员工。 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曾公开直言,“新造车企业最大的挑战是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不是只交付给内部员工或者个别熟人,而是一般的线下用户。” 事实上,患上交付“拖延症”的不止蔚来汽车,还有去年成功拿下第十三张新能源汽车投资核准资质的合众新能源。NBD汽车了解到,本该今年6月上市的合众新能源首款量产车已延期至8月。 作为新造车势力中的一员,车和家由于无法获得“合法身份”,已停止了内部孵化两年的SEV项目。在此情况下,车和家马上要建好的工厂也不得不进行改造,以求适用于中大型SUV生产。 此外,Faraday Future的交付也一再“跳票”。2018年2月14日,Faraday Future在全球供应商峰会上就曾透露已获得融资,FF91车型将在2018年底正式交付。不过,近期有消息称,FF91的交付时间可能要延迟到2019年末或2020年初。

都面临交付大考

在新造车势力中也有已进行了量产车交付的企业,目前包括云度汽车、电咖汽车等在内的新造车企业已将首款量产车型小批量推向市场。不过,销量并不理想。 以云度汽车为例,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云度汽车旗下π1和π3的销量分别为1110辆和690辆。 由此来看,对已实现小批量交付的新造车势力来说,不仅需要解决大批量对外交付的难题,还要承受量产车型上市后的销量压力。 即使如此,新造车势力还是喊出了“如期交付”的口号。例如,威马汽车就提出今年交付1万辆以上,明年交付量在10万辆以上的目标。“未来只有两三年时间,如果在此期间无法达到10万辆销量规模,就没法活下去。”沈晖曾指出。 此外,零跑汽车称明年1季度会逐步交付;拜腾宣布2019年底正式交付中国消费者;小鹏汽车量产版G3也承诺在2018年底前交付给用户。 值得注意的是,除质疑交付能力外,外界还对新造车势力的产品质量问题颇为关注。此前,威马汽车就曾陷入“退订门”。 而根据威马汽车提供的数据显示,威马汽车APP注册会员有8.7万人,截至6月11日预售订单已超11285辆。在已退订的订单中,4.19%的用户因为等不及,1.6%属于不想换车,1.2%因配置未知,3%不愿意提供原因,而因电池问题引起的退订用户占整体比例的0.23%。 跳票、退订、质量受质疑……有网友调侃称:造车新势力的车真是“一车难求”。 对此,有业内分析指出,量产车交付不仅和车企的工厂建设进度直接相关,也对其供应链体系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短期内可以采购大量达到质量要求的零部件并实现有效协同,但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有可能导致最终交付“跳票”。 注:本文为第三方(每日经济新闻)转载内容,文章作者:段思瑶段思瑶 本文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AC汽车任何立场。

今日头条

全球汽车及服务领域人才、信息、资源中心

媒体合作

合作伙伴

@2014-2018 上海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沪ICP备1401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