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正文:“月入过万”滴滴司机背后的“痛”

“月入过万”滴滴司机背后的“痛”

2020/9/21 9:27:30 ac汽车 原创

平台系统通过“学与思”逐渐完善,运营趋于完美。顾及乘客利益的同时也应同样重视司机群体的利益。坐在驾驶室里的司机是滴滴的合作伙伴;坐在后排座椅的司机同样也是滴滴的重要的客户。

滴滴

作者 | AC汽车

来源 | AC汽车

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社会的权利义务总量总是相等的,就算是“下载劳动”里最弱势的网约车司机,他们亦能表达自己的“嘶吼”。

9月8日,长沙地区滴滴司机联名抵制花小猪平台,认为其扰乱了当地的网约车市场。该人士向媒体提供的视频显示,多名人士手举横幅高喊,“抵制花小猪平台”。根本原因在于“新平台让一些有过不好服务体验的司机重新‘回归’”,参与此次抵制活动的司机认为,这是传递“谁讲规矩谁吃亏”的不好价值导向。

这场小范围的“控诉”会被平台安抚,昙花一现吗?

01

服务分

“我的一切工作成绩都会被量化成一个分数。即使你此前做的非常优秀,一旦这个分数下跌,将严重影响收入,因为系统是不跟你讲感情的。”司机李东(化名)的话有些无奈,从乘客上车开始,他的神经就进入了一种“特别特别紧张”的状态。

滴滴

李东口中的“服务分”,是滴滴对合作司机综合评价的量化体现。分数越高,意味着司机的综合表现越出色;反之,就意味着出局。据《服务分规则-滴滴平台规则》显示,该规则分为加分项与扣分项两大类,涵盖了“接单-服务-结束”各个重大环节。扣分项中,例如:收费不合理、无正当理由取消或诱导客户取消订单,甚至对车内温度、与乘客聊天的体验都进行了一定程度规范。

这样的制度是对滴滴使用者与服务方的保护,也为滴滴建立了一套高效、负责的口碑

《人物》曾在《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中,表达了对“技术进步”后,平台方对外卖员的疯狂“压榨”。而滴滴系统对司机这样的“平台工人”表现出同样的无情和刻薄。对此,李东深有体会。

4年前,李东下岗加入滴滴。

彼时,平台方对司机的诉求基本可以得到满足。“只要符合实际开车的情况,平台都会帮助我消除一些扣分。”例如:乘客指定了一个违停区域下车,李东出于对交通法规的敬畏直接拒绝了乘客,导致一起“服务投诉”。当李东拨打司机服务热线说明情况后,没过几天便恢复了分数。

“他们(滴滴)做大做强后,尤其是在2018年的两次刑事案件后,对司机的管控变得越发苛刻。有些根本是乘客无礼的要求,他们就扣我们的分。要想恢复分数,就要接更多的单才能恢复。”

但,这样的逻辑似乎又是一个悖论。

滴滴

根据《用车指南》披露,司机服务分分为绿灯(>100分)、黄灯(90-100分)、橙灯(75-90分)、红灯(≤75分)四个档次,若一名司机出现两次红灯,就会被永久停止服务。根据数位司机师傅的表述:如果出现橙灯,将很难被系统派单。只有一个地区运力严重不足时,才不得不给“橙灯”司机一些“垃圾单”

在司机眼中,这种路途短、价格低、通行路段拥堵的订单统称为“垃圾单”。不仅利润很低,还有可能面临各种各样的违规。“你们乘客也会有一个星级评定,那些评分低的乘客就大概率会匹配到评分低的司机。但评分低的乘客则不会受到这一规则的限制,平台也会为他们优先推荐评分高的司机。”

在这种马太效应驱使之下,实际的服务分“红黄橙红分级制度”逐渐弱化,司机只能不停的去获得分数,才会被系统尽可能多的派单。“不要谈100分什么的,就算是120、130分的司机,被扣个几分,就能明显感觉订单质量严重下滑。”

如果因违规被扣分是平台对于行为的否定评价,那么“莫名其妙”的扣分,则是所谓“平台大数据”对于司机群体的盘剥。

今年入夏以来,上海地区部分滴滴司机向AC汽车反映,早高峰、晚高峰时段必须出车补充运力,而奖励的获得难度相较于之前几年提升许多。司机邓佳(化名)粗略计算后认为性价比不高,没有在高峰时段出车,服务分就被系统扣除。

李东也在一些滴滴司机自发组织的交流群中听到了类似的案例,虽然有些愤怒,但他选择执行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平台任务”:“大家都知道早晚高峰不好跑(指:客运服务),你不跑,他(滴滴)扣(你)分。最后连扣带罚你就失业了。”

02

500单“回血”

“扣了分,就要想办法补回来。”

滴滴按照用户体验将扣分制度分为“主观扣分”与“客观扣分”两类。顾名思义,乘客根据自己的主观感受进行投诉,产生的服务分惩罚被称为“主观扣分”

如:仪容不整(-3);驾驶不平稳(-4);车内有异味(-2);车内不整洁(-3);服务态度不佳(-5);拒绝开空调(-5)。

那些可以被系统客观捕捉与查询的违规类目称为“客观扣分”,当一笔订单中出现多个扣分项目时,平台只会选取扣分最高项予以执行。

如:绕路(-4);未送达目的地(-4);行为不当导致有责取消(-8);有责取消(-4);多收附加费(-4);提前开始计费(-4);未及时结束计费(-4);加价议价(-4);未坐车产生费用(-5);向乘客索要好评(-6);与乘客发生冲突(-8)。

如果说主观扣分在发生同种投诉项目后三次才会扣罚,那么客观扣分则会在系统进行有责判定后立刻生效。如果要消除影响,司机需要在出现扣分订单后跑满500单,才可以恢复。这套规则,被司机称作“500单回血”。

结合前文所述,服务分与接单量直接挂钩,在高分与低分司机之间形成了“马太效应”,加上今年疫情的影响。想要在短时间内获得500个订单更是难上加难。

滴滴

一位网名叫做“凉凉”的滴滴司机称:2020年5月24日发现,因“接驾不取消、不达标一次”被扣除了12个服务分。完成500单后,服务分得到了恢复。

滴滴

司机“Arroislover”在2019年12月25日至2020年4月17日之间,同样因“接驾不取消 不达标2次”被扣除了24个服务分。5月14日,Arroislover完成了新一阶段的500单,分数立即恢复。在4月底疫情恢复期,这名司机表示:“很艰难。再加上疫情期间,基本不派单。”

探访过程中,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司机师傅告诉AC汽车,他也曾经历过“500单回血”,扣分的理由是“绕路”。“当时地图显示的路面状况很堵,乘客赶时间,我们确认之后走了一个稍微远一点的备选路线。”这位师傅曾在事后联系工作人员说明情况,最终不了了之。他不得不面对40天左右的“回血”期。

在此期间,起步价左右的“垃圾单”与外地户籍司机谈之色变的“机场单”(上海地区网约车准入应符合沪人沪牌)逐渐增多。他说,他是幸运的,“500单”内没有遇到乘客的不解与系统的“刁难”。

有一天晚上,一位客人酩酊大醉,把车里“吐的到处都是”。而这笔订单他只获得了不到20元的车费。出于对“主观扣分”的畏惧,他没再接单。在路边长凳上等了4个小时终于等到了洗车行营业,将车辆打扫干净后结束了这一天的工作。

讲到这里,这位司机师傅有些哽噎:“我不敢回家,一晚上赚了十几块钱,我不知道怎么面对老婆。就算是给自己放松一下,坐路边看看夜晚的上海。现在看来也蛮好,至少这500单我跑出来了。”

03

收入与生活

交谈中AC汽车发现:几乎没有一个司机能够具体讲明平台的抽成规则。综合司机反馈得知:上海地区滴滴快车每笔订单综合抽成约为14%-21%之间。根据此前媒体披露,这个数字还会更高——大约为单笔20%-30%

AC汽车了解到,滴滴现行的奖励规则大致如下:

1、 新人奖,完成两单快车订单奖励50元,完成5单奖励100元。两者不叠加,实际发放时只能实现最高值。

2、 翻倍奖,早晚夜高峰时段每单收入计1.6倍,午高峰计1.4倍,其他时段计1.2倍收入,且每单封顶25元。

集群车宝创始人高集群曾表示:“标准化、透明化是用户信任的第一要务。”

如果仅有标准,没有透明,那么滴滴司机的信任是否还能取得?

6月16日,上海滴滴快车一笔行驶里程27.7公里、耗时47分钟的订单共产生了103.52元的车费,这名司机师傅最终获得了84元左右的收入。扣除明示必要费用0.5元保险费、1.77%管理费(约1.83元),最终滴滴获得抽成17.19元(103.52-0.5-1.83-84=17.19元),抽成比例约17%。

AC汽车比对了3笔行驶里程1.5公里左右的滴滴快车订单,车费均为13元。而三位司机获得的收入从9.66元至10.13元不等。扣除必要费用后约12.2699元,抽成比例约17.44%-21.27%。

司机李超(化名)对滴滴平台的抽成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滴滴的抽成是结合服务分、司机出车时段以及一些“怎么搞也搞不明白”的加权项目综合得出的。他与同行曾对比过不同时段相似距离的订单,发现每笔订单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差异。往往抽成比例相对较少的司机,都是服务分较高,出车频次较多的司机。

在“每4小时,休息一下”的出车制度出台后,“大家的月收入基本也就保持在一个范围之内了。所以有时候高分也不一定被少抽成。”李东认为这不公平,“与当初那个多劳多得的主旨严重相悖。”

平台不断优化,运营成本也应该不断降低,越发智能的系统为滴滴带来日渐走高的利润时,司机的收入却被禁锢在了一个稳定的区间。“所以现在多做(指:出车多)的意义可能就是稳定收入,避免处罚降低收入罢了。”

滴滴

去年8月,AC汽车曾披露上海地区“实际可支配收入过万”的滴滴司机与普通白领的时薪对比:前者月工作时长超过300小时,时薪33元;后者月工作时长176小时,时薪44元。以月收入22000元的优秀快车司机为例:油费5000元、租车6500元、租房2000元,每月实际可支配收入约8500元。乍一看,收入接近过万,较为理想。这背后则意味着每日超过12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以及每月不足4日的休息时间。

一位滴滴司机曾感慨:“这是一份‘越努力不见得越幸运’的工作。

写在最后

关注滴滴司机这样一个群体至今已有两年,他们的车轮之下大都承载了一个家庭的希望。在网约车不断优化和完善的今天,滴滴公司所做出的一些努力与改变同样值得肯定。

所谓“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平台系统通过“学与思”逐渐完善,运营趋于完美。顾及乘客利益的同时也应同样重视司机群体的利益。坐在驾驶室里的司机是滴滴的合作伙伴;坐在后排座椅的司机同样也是滴滴的重要的客户。

我同样反感“我弱我有理”的“流氓逻辑”,只希望滴滴平台能将制度透明。让优秀的司机获得同样优秀的收入,我想,这才是每个滴滴司机真实的心声吧?

今日头条

全球汽车及服务领域人才、信息、资源中心

媒体合作

合作伙伴

@2014-2018 上海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1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