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正文:数据揭秘丨车市低增长下的分城市表现

数据揭秘丨车市低增长下的分城市表现

2019/1/9 10:06:53 ac汽车 AC汽车

2018年的中国乘用车市场出现远低于预期的负增长的直接原因是由于宏观经济下行,其中南方车市远好于北方车市,一线及准一线城市的消费韧性仍然较强,但是二三四五线城市的汽车消费出现较大幅度的滑坡。

作者 | 陈俊斌 尹欣驰

出处 | CITICS汽车研究

投稿请加微信:17301794939

2018年前11月,一线和准一线城市乘用车消费保持较强韧性,但低线城市消费拖累行业负增长,同时南北车市分化明显。通过对比多维度数据可见,2018年车市表现差异化背后的核心驱动力是GDP增速、人口流入等经济活力指标。

1、18年车市复盘:终端需求疲软,同比增速逐月下跌

批发销量方面,2017年国家对小排量汽车(1.6L以下排量)有购置税优惠政策,虽然刺激力度(减免2.5%购置税)已经不如2016年的5%的减免力度,但是12月的单月销量仍然达到了263万辆,终端的提前消费现象明显。进入2018年后,虽然全行业处于消费透支期,但是由于一季度行业处于补库存周期,因此整体销量实现了开门红。2018年上半年,狭义乘用车销1154万辆,月度同比增速维持正增长。

终端上牌数据方面,在经历1月到2月的开门红后,从3月起迅速转入负增长区间。6月份零售销量的同比降幅扩大到-10.2%。受终端需求疲软和库存高企的影响,批发销量增速数据进入三季度后由负转正。由于2017年同比基数较高的因素,9-11月已经出现连续三个月的批发和零售数据的双位数负增长,11月的批发和零售销量增速更是下滑到-16%和-24%。

车市,城市

车市,城市

2、乘用车消费:坚挺的一线市场,撕裂的南北方市场

为了深度探究2018年中国不同城市乘用车市场消费低迷的原因,我们统计了中国前100大城市的乘用车零售销量(经销商零售销量,非上牌数据,含进口车)。

通过附录表格中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2018年前11月不同城市的乘用车市场表现差异非常大:深圳(+25.5%)、广州(+24.9%)、柳州(+21.6%)、杭州(+14.3%)等四个城市仍然保持着超过双位数的强劲增长,但前100大城市中只有21个城市保持了同比正增长;排名后三的包头(-18.7%)、吉林市(-22.6%)和呼和浩特(-22.7%)的前11月的乘用车增速甚至超过-15%。

我们对中国所有的直辖市、地级市和地级行政区划分为六类(分类依据参考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的中国百大城市排名)。六类城市中,一线城市和准一线城市的消费韧性较强,零售销量同比分别增长+2.9%和+0.3%,而二线、三线、四线城市的同比减幅分别为-4.2% 、-8.2% 、-3.8%,整体表现较差。五线城市的同比降幅达到-6.6%,一线-四线城市的总体销量占比占中国乘用车市场销量的75%。

车市,城市

按照“秦岭淮海”的自然地理界线,我们将前百大城市分为北方城市(47个)和南方城市(53个),我们发现:北方城市的累计销量同比增速为-7.5%,而南方城市的累计销量同比增速为+1.2%,南北方城市分化差异明显。此外,我们也对11月单月的前100大城市的分品牌乘用车增速进行了中位数统计:总体来看,2018年11月终端乘用车市场合资品牌的同比增速中位数为-22.25%,自主品牌的同比增速中位数为-31.45%。进口车的同比增速中位数为-1.90%,表现远好于行业。但总体来看,南北方市场的自主品牌的下行压力都较合资品牌更为明显。

车市,城市

3、人口流入是影响各地乘用车市场表现分化的主因

从分省份上牌量数据来看,2018年前10个月上牌量增速居前的省份多为南方省份,而上牌量增速为正的北方省级行政单位仅有天津(+14.7%)和陕西(+3.2%)。而如果我们将前三季度的分省份GDP数字同乘用车消费做比较,可以发现二者具有较强的相关性(Pearson相关系数为0.32,排除天津后相关系数为0.59)。而历史上,乘用车消费增速和GDP增速的变化方向也呈比较明显的趋同关系。因此我们认为,2018年乘用车消费增速和GDP增速的呈现较强的相关性,南方省份的GDP增速明显快于北方是2018年乘用车市场呈现南强北弱的主要原因。

车市,城市

车市,城市

从更深层次的原因来看,影响乘用车市场消费增速的背后核心驱动力是人口的迁徙。我们统计了31个省级行政区和88个地级市的常住人口增速的数据发现,乘用车市场销量增速和常住人口同比变化呈现更强的相关性:31个省级行政区中,二者的Pearson相关系数达到了0.42;88个地级市中,二者的相关系数高达0.50。常住人口的变化对汽车消费的拉动的逻辑在于:常住人口的增加不仅意味着GDP的高增长潜力,还代表着一个城市的经济活力在增加,城镇化率提升+年轻人口的虹吸效应均有助于推动本城市的汽车消费的提升。

车市,城市

车市,城市

车市,城市

因此我们认为:2018年的中国乘用车市场出现远低于预期的负增长的直接原因是由于宏观经济下行,其中南方车市远好于北方车市,一线及准一线城市的消费韧性仍然较强,但是二三四五线城市的汽车消费出现较大幅度的滑坡。

长维度历史数据可见,GDP增速和乘用车消费增速的波动趋势保持基本同步,而2018年分城市的汽车消费分化差异较大的核心驱动原因即是不同地区的经济增速出现了较大分化。更深层次的原因来看,影响汽车消费的因素是人口流入等经济活力指标:人口净流入的城市增加意味着该城市对人才具有较强吸引力,同时也是GDP有高增长潜力的城市,人口的净流入将直接带来大量的汽车消费需求。

本文转载自CITICS汽车研究,文章观点不代表AC汽车立场。

— END —

今日头条

全球汽车及服务领域人才、信息、资源中心

媒体合作

合作伙伴

@2014-2018 上海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168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