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正文:数千家汽服门店挂牌转让,还有人接盘吗?

数千家汽服门店挂牌转让,还有人接盘吗?

2022/11/18 10:33:25 老白 原创

截至11月15日,汽车保有量前十城市的门店转让总数将近2000家,而这仅仅是该平台粗略统计的数据,呈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门店转让

“今年生意太难了,我们周边几家门店老板都在转让,结果几个月了还没下落,只能继续干着。”

北京某门店老板王勇告诉AC汽车,今年做洗美的几个同行经受不住压力,打算把正在经营的门店转让,岂料问询的人寥寥无几,更遑论有人接手了。 

王勇表示,转让的原因都差不多,生意差扛不住了,身处不确定风险的大环境中,转不出去也是正常现象。

据AC汽车“年中汽修生意”调研显示,认为今年汽修生意最难的门店有64%,而认为汽车后会出现转让潮的达到92%。 

其中原因不难猜,在疫情持续冲击下,汽修门店还要应对房租上涨、电商冲击、进店台次下降、车主消费降级等挑战,挺不过去,转让退场就是最后的选择。

01、经营难转让也难

三年大疫之下,人员和车辆流动减少成普遍现象,各行各业都遭遇了营收腰斩的境遇。

据天眼查搜索关键词“汽修”显示,仅以今年注册时间为准,2022年已有超500家新店注销停业,其中山东和河南两省公司注销数量最多。存在超过1年以上时间的汽修门店,退出数量更多。

而在退出之前,“转让”成为汽修门店最后的体面,然而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打开某同城网站,在“生意转让”栏里搜索“汽修”关键字,会跳出多条门店转让信息,从洗美门店、轮胎店、汽修厂,再到4S店,其中不乏经营多年的老店。 

据数据显示,截至11月15日,汽车保有量前十城市的门店转让总数将近2000家,而这仅仅是该平台粗略统计的数据,呈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门店转让

某门店老板表示,北方某洗美连锁超百家门店寻求转让,但该信息并没有在网上公布。由此可以推断,真实的转让数量还要多。

再打开某音,搜索“汽修店转让”关键字,全国各地有转让需求的门店集中呈现,不仅图文并茂地展示门店基本详情和转让价格等,还可以通过翻看评论区,得知门店有没有成功转让,直接与老板私信沟通。

门店转让

其中合肥一家汽修店从去年11月发布转让信息,到今年8月仍然还没有转出去。

门店转让

福建一家洗美店在转让信息中,提到了需要30万转让费,评论区表示接手成本太高。

门店转让

台州一家汽修店转让信息中,一年28W的房租让人望而却步,评论区直言“倒闭的门店太多”,“汽修店已经挣不到钱了”。

大环境承压之下,线下实体店经营有多难早就不言而喻,转让出去的难度也可想而知。

王勇也证实,周边几家转让的门店还在继续经营,“现在转不出去能怎么办,自己接着干呗。” 

不过据他的观察,退场门店越多,留出来的市场真空也越大,同样处于生存艰难的漩涡之中,有人放弃抵抗,也有人在寻求翻身的好机会。

02、小店成转让主体

翻看大多数门店的转让信息,面积大多集中在80㎡-400㎡,业务模型主要以洗美、轮胎和维保为主,主要是夫妻店、社区店等。

在疫情之初,行业纷纷看好“小店”模式,因为其成本结构优势,抗击风险韧性也更强。

但实际上,即便没有疫情的叠加影响,按照市场的自然汰换,每年倒闭的门店也在10000余家,其中绝大部分是小微门店。

能活下去的门店都是相似的,而要转让的门店各有各的原因。

第一,“脏、乱、差”的门店不仅会遭到车主抛弃,越来越严格的环保政策压力也会迫使门店做出选择。

第二,入行不久的行业新人,包括创业技师等。如上述数据显示,今年注册的新店还不到一年时间,已有超500家注销。

第三,来自互联网连锁平台的竞争,不仅争夺进店客户,还进一步压缩利润空间,无论是配件差还是工时费,都收不上来。

第四,区域连锁布局的社区店,旨在通过“1+N”模式深入周边3-5公里的社区,进行客户渗透,但随着疫情反复封控,车辆出不了公里数,社区店贴近车主的效果大打折扣。更为重要的是,从投资回报率的角度看,这些社区店也很难做出高产值。

据AC汽车了解,云南、郑州某连锁纷纷裁撤社区店,仍以面积大的汽修厂为主;而其他城市部分连锁则考虑将社区店合并成大店,节约人员成本,业务也更为集中。 

很显然,随着行业洗牌期到来,大店相对更有优势,包括业务结构、服务能力和兜底能力,更能给车主信赖;而且面对新能源售后服务冲击,大店也更有能力转型。 

03、难寻“接盘侠”

王勇把现在还能“接盘”的行为称为“富贵险中求”。

但他打算盘下某连锁对外转让的其中一家门店,因为位置极佳,让自己心动不已。“早年间好位置的门店都被这些大连锁给占了,我们想租也没有机会;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接手,我不想错过。”

在接店的过程中,王勇感受到很明显的差别。以前汽修门店转让非常容易,处于便利位置的门店更是香饽饽;而现在,除非位置、价格等条件都十分适合,才会有人来谈一谈。

原因也显而易见。

一方面在门店端,疫情封控造成门店停业,但房租和人工等固定成本仍照常支出,造成额外的经营负担

王勇表示,北京地区五月六月的封控,把自己门店整个春节期间赚的利润全部赔光;好不容易到了七月八月缓口气,现在疫情又蔓延开来,又要重新经历封控赔钱、解封后没有生意、慢慢恢复这三个阶段,目前只能寄希望于年底这两个月,把损失再补回来。

另一方面体现在车主端的消费降级。

以王勇的洗美店来看,以前精洗车主换成了普洗;普洗车主延长了洗车时间间隔;贴膜更是能省则省,不能省的也对价格敏感起来。

河南郑州一家老汽修厂老板表示,郑州后市场连续遭遇疫情和房地产冲击,有些车主的工作单位不景气,到手薪资连最低标准都没有达到,在车辆花费上预算有限,只能把有安全隐患的项目先修一修。

上述这些潜在风险,也是王勇最大的顾虑。

云南某连锁老板则表示,目前他们已全面收缩布局直营店计划,基本不会接盘停业转让的门店;同时只开放轻加盟渠道,帮助寻求出路的门店渡过难关。

“这个时候几乎可以零成本扩展我们的加盟店,甚至还能部分控股。”该老板认为,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店,越在困难时期,越要在确保现金流的前提下,保证可控的理性增长。

今日头条

全球汽车及服务领域人才、信息、资源中心

媒体合作

合作伙伴

@2014-2018 上海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168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