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正文:新康众、途虎、京东、开思等纷纷做加法,汽车后生意逻辑正在变化

新康众、途虎、京东、开思等纷纷做加法,汽车后生意逻辑正在变化

2022/9/26 12:00:55 流意 原创

汽后主流玩家为了服务好各自客户,不再单打独斗了,而是寻求产业链核心伙伴协同作战,用类似于组建 “航母战队”的方式提升竞争力。

新康众、途虎、京东、开思

据AC汽车不完全统计,2022年1-8月,新康众、途虎、京东养车、开思等6家企业,与各自的上下游企业共出现超20起合作,并且合作方式上有更紧密趋势。

“以前生意好时,汽修汽配头部平台或连锁做加法最粗暴的方式是开店;行业不太景气时,头部企业做加法更倾向于抱团,与上下游合作伙伴协同作战。”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说到。
其实,自2020年疫情爆发及新能源车飙涨以来,汽后产业链企业寻求合作的频率随之增加,抱团取暖之势肉眼可见。
当然,这也是行业竞争加剧导致厮杀越来越激烈的结果。多重因素作用下,汽车后开始告别“单边作战”的时代了吗?
01、汽车后正进入“加时代”
根据公开披露的新闻,AC汽车整理2022年1-8月主流汽后企业合作新闻,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一是汽修汽配连锁与上游品牌商之间做加法,这是最为常见的合作方式。
途虎养车一方面与上游品牌商合作推出新品,如3M、美孚;另一方面,与品牌商联合运营用户,通过更贴近年轻人的营销方式拉近与用户的距离,如再次联手飞跃轮胎发布联名潮鞋;联手壳牌喜力发布首支汽车后市场专属单曲。
新康众与上游品牌商的合作也体现在多个方面,一是扩充品牌阵营的广度,如万力轮胎、赛轮达成合作;与京威集团旗下战神四轮定位签署合作;二是加强合作深度,与嘉实多完成战略合作深化签约。
值得关注的是,有知情人透露,新康众与零公里润滑油合作推出“CC养车”连锁品牌已进入招商阶段。
AC汽车在之前文章中也提到过,新康众的未来定位是一家“管理着数万家门店的终端连锁品牌管理集团”,在天猫养车、修工坊、金铁橡之外,还会推出不同的服务品牌。
目前来看,CC养车或是新康众与品牌商深度合作的新“结晶”。
其他还有开思与冠盛股份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京东养车与中石化易捷养车合作门店落地等。
二是业务线上做加法,以战略并购为主。
最为典型的案例有两个:一是快准车服联合创始人王拯主导的鼎腾供应链并购百川联合,此举被看成是快准车服全车件业务的另一种打法;二是新康众旗下好快全与高博旗下意邦人汽配并网升级。
其他还有大唛养车与山西车自主养车连锁战略并购;精典汽车并购成都信义车管家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等。
三是联合新能源相关产业链玩家,寻找新的增长曲线。
例如新康众与特来电、开思与博世、华胜集团与天奇股份、百援精养与创维等达成合作,这类案例也是当下热点,不再一一列举。
02、抱团背后是汽后逻辑在变化
“汽车后市场的难,不是一家难,而是所有玩家都很难。”
有业内资深人士表示,如果要对汽后生意的难进行剖析的话,与外部环境变化带来的不确定性有很大的关系。
展开来看,2018年可以作为汽车后的分界线,将影响汽车后市场的外部因素分为四类:
一是新车销量首次负增长,导致主机厂和4S加强锁客行为;
二是阿里腾讯京东相继入局,加剧对门店和车主的争夺战;
三是保险新政和费改启动,事故车竞争激烈,压缩门店盈利空间;
四是疫情与新能源成为改变行业的关键变量,正在加速行业两级分化。
虽然外部环境不是企业发展遇困的核心因素,但是外部环境的变化,往往让很多侧重追求规模和发展速度的企业遇到资金压力,甚至会让部分企业步履维艰。
门店最直观的感受也在发生变化:从“保养大战”到“客户去哪儿”、再到生意下滑常态化,生存压力也越来越大。而感受发生变化的背后,正是因为汽后生意逻辑在变更:

一是从交易逻辑向服务逻辑转变;
二是从扩张逻辑向盈利逻辑转变。
一位行业大咖表示,“受疫情和宏观经济等影响,汽后投资人看企业的视角也在发生变化:以前重视增长率,看重营业规模;现在更关注企业盈利能力和现金流健康度。所以,现在大家更需要冷静下来,思考业务的本质,思考如何盈利,拼谁的底蕴更强。”
两大逻辑变革带来的影响更值得我们关注:汽修汽配主流玩家为了服务好各自的客户,已经不单打独斗了,而是寻求产业链核心伙伴协同作战,打造全新的价值网络,用类似于组建 “航母战队”的方式提升竞争力。
从目前现状来看,汽车后主要玩家组建的价值网络可以分四大类:主机厂、4S店和其打造的独立售后连锁体系(包括新能源厂家及其服务体系)、互联网平台及其服务体系、保险公司及其服务体系,以及知名品牌商及其服务体系。
更关键的是,这4大价值网络对车主群体的影响大,并且随着网络规模越大、网络效应越强。
03、构建价值网络更为迫切
《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提到,企业真正的外部生存环境,其实不是什么国家、市场、消费者、投资者等等,而是价值网络。
简单理解价值网络,就是你跟谁在一起,稳定的产出价值。
以手机生产厂家为例,它的价值网络就是由液晶屏、芯片、摄像头、外壳等多个零部件供应商,以及设计、软件、营销等外部组织一起构成的复杂网络。
这个网络里的企业,虽然各自独立,但是他们之间往往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途虎养车的做法是以用户体验为出发点,利用数字化能力与上游伙伴及下游加盟商一起协同,品牌方可以更容易触达用户需求,加盟店可以提升效率和服务质量。
新康众与高博集团、零公里润滑油的战略合作,也预示着汽配供应链领域的竞争,已经由供应链平台之间的竞争,逐步上升到价值网之间的竞争。
无独有偶。快准车服提出了“以修理厂为中心”的核心价值观,并希望上下游合伙伙伴在达成这一目标共识的前提下,深度绑定、重塑价值链,从而降低整个产业链条上的交易成本,实现全链路最优解。
类似案例还有很多,都预示着汽车后主流玩家开始由“单边作战”进化为“多边网络协同作战”
长远来看,可以协同发展、实现多方共赢的价值网络,或将更具竞争力。而越来越多单打独斗的汽服店、汽配店可能会感受到更强的竞争压力。

今日头条

全球汽车及服务领域人才、信息、资源中心

媒体合作

合作伙伴

@2014-2018 上海艾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沪ICP备14016864号-1